Mikaela

谢谢你看我的文字。

【23H/双叶年上】The most distant way

*活动传送门2018双叶生贺企划

*cp:双叶年上

 

能和各位太太一起参加活动真的很开心。

 

文笔不好,可以说没有文笔,还请见谅。

 

平淡向,不喜勿入。


  

到书房先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远远的海岸线,大片鲜明的红色杂在未亮的黑灰天际边益发绚艳耀眼。窗外仿佛触手可及的雨树,在开花的季节,不会忘记盛放它毛毛球样的小红花,多多昂扬的花往往叫他的视线舍不得转移。         

                                                                                                                                               ——题记

  ————————————

 

《The most distant way》

 


 

 

  —————————————

 

 

 

这似乎已经是第十次了——睁开眼,看见光线穿过碧蓝的海水,想要穿透亿万吨的海水,却又逐渐消失在脚下无边的黑暗当中。

 

 

他最近总是梦到自己身处大海之中,似乎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够看到那片熟悉的景象,没有一只鱼,听不到海浪卷起的声音,除了一片死寂与蓝色,他看不到其他的什么东西。

 

这很神奇,以至于当他一开始睁开眼睛的时候竟产生了一种求生的欲望——我们都知道大海里没有氧气。不过在发现即使在海水里泡个几个小时也不会窒息而死的奇怪现象之后,他也就不再想浮出水面了。

 

他觉得自己前世一定生活在海洋里,或许是一条鱼,一只海龟,一只有着锋利无比的牙齿的鲨鱼,又或者是简简单单的一条海草。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一条鱼的可能性最大。

 

————————————

 

 

  叶修最近总是想起以前的事情,就比如在他放下耳机休息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那时带领着嘉世夺得冠军的场面;在早上刷牙的时候看到陈果的杯子时,回想起以前那两个一摸一样的杯子。

  

   从那开始,就像打开了尘封已久的东西一样,那些遗忘了的记忆像一片片破碎的镜片,慢慢地出现,慢慢地拼凑在一起,虽然有一些记忆无关紧要,但这就像是一个脸上绽放着微笑的孩童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细细品味,就能体会到其中的温暖。

  

  

   

  “如果真的要用一种动物来比喻叶修哥的话”说这句话的小姑娘用手托住下巴,眼睛向上看去,做出一副思考的模样。

 

  “我觉得,应该是鸟,对,叶修哥是一只鸟儿”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只飞鸟……”

  

   渐渐的,记忆里的小姑娘说出的话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她的嘴唇微微的张开,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似乎还在继续地说这些什么,却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回过神来的时候,屏幕上充斥着黄少天的各种垃圾话,无一例外的都是在吐槽他打boss打到一半,人却突然不动了,害得另外几个人血条全部黄了。

  

  简单的说了声抱歉,叶修就直接退出了游戏。

 

  他来到网吧外的小巷,将一支烟从烟盒中抽出,用那去白玉般温润的手指夹住,缓缓放到嘴边,点燃,浅浅地吸一口,却闷了好久才轻轻吐出。

  

  “飞鸟……么”

 

  四周重新安静下来,只剩下烟草燃烧的声音……

 

 

————————————————

 

  平静的海面下,一条鱼没有方向地游着,它身边没有其他的伙伴,像是脱离了鱼群。

  

  “你要去哪?”海水轻轻地问鱼。

  

  “去哪都好,嗯,就去一个没有其他鱼类的地方吧。”

 

  “可是这里已经没有其他的鱼类了”

  

  “……”

 

  那条鱼儿没有回答,只是缓缓地摆动着鱼鳍。

  

  海水看着它往前游去,半晌,它又问鱼。

 

  “你的同伴呢?”

  

  “同伴?”

 

  “是的,你的鱼群。”它又补充道:“一种可以安身的地方。”

 

  “我没有同伴。”鱼儿很快地说道:“以后也不会有。”

  它用力地摆动了几下尾巴,似乎想要摆脱那跟在身后的水。

 

  “你可真有趣。”海水轻轻的笑了一下,托着鱼儿的手轻轻的放了下来。

 

  失去了浮力的鱼很快就往下沉,它用力地摆动着尾鳍,想要努力地游上去,但这一点作用也没有,只能缓缓的沉入漆黑的连阳光都不能直接照射的海底。

 

  “……”

 

——————————————————

“你好啊,我的朋友。”天空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他伸展着翅膀,反复盘旋在大海的上方。

 

“你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一条鱼”

 

“一条鱼?!”天空惊奇地说:“我的朋友,这,这实在是不正常。”

 

没等叶修回答,它又说:“哦…哦!朋友,你是想要那鱼身上美味的,细嫩的鱼肉?”

 

“哈哈,我的朋友,看不出来你是这样的聪明。”

 

“不,不是。”

 

“什么不是?”

 

“我没有!没有想要去吃它……”飞鸟声音逐渐小了:“只是看到那条鱼儿,那个在海面下孤单的身影,我胸膛里跳动的那颗心脏就仿佛皱成了一团,很痛。”

 

“哎…朋友,它,可它只是一条鱼。”

 

“可是……”

 

飞鸟没在说什么,只是不断的盘旋在那逐渐消失的影子的上方。

 

————————————————

深夜,下班回家,将车停好后,叶秋来到家门前,打开房门,入眼的却不是一片死寂的黑暗。

 

“哥?”叶秋诧异“你怎么回来了?”

 

  那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着电视,手里的烟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格外显眼。

 

“爸妈呢?”叶修径直走向叶秋,从他身边穿过,到厨房里给他倒了杯水。

 

叶秋接过杯子,温热的杯壁让他忍不住握得紧了些。

 

外面真冷,他想。

 

“爸妈出国旅游了,说是家里面一点都不热闹,我大多数时间在公司上班,不能陪他们。”叶秋将杯子放在唇边,小小地嗟了一口。

 

“进来坐啊,傻傻地站在那里干嘛。”叶修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叶秋坐在那里。

 

“瞧你哥这运气,正好赶上了爸妈出国旅游,不然又少不了一顿骂。”

 

“他们才舍不得骂你,我在家的时候他还爸妈整天念叨着‘小修怎么还不回来’”叶秋嘟囔着,坐到叶修身边,与他一起看着电视。

四周再一次安静的只剩下电视里人物含情脉脉地说着肉麻的情话,他俩靠得极近,比十年中任意一次见面都要近,以至于叶秋能闻到他哥哥身上淡淡的,混杂着烟草的味道,虽然比不上香炉中的熏香,但却莫名的能让他感受到心安。兄弟俩没再说些什么,直到电影播放到片尾彩蛋。

 

叶秋弯下腰,将身子向前探去,膝盖放在腿上,双手在空中交叉,黑色的眸子里电视里的画面不断的闪烁着。

 

“叶修,你这次回来,是不是外面……”

 

“不是”

叶修的语气很坚定。

 

“这些年…你在外面也不容易,要是缺了钱…就来找我,我…”

 

他还没说完,叶修就覆盖上了他的双唇——叶修再亲他,从嘴角到嘴唇。

 

嘴唇真实挨到的一瞬,他无意识地揪住了沙发。

 

 

叶修再进一步,身体紧贴着他,在显得有些小的沙发上,在交错混乱的呼吸中,叶修将手扣在叶秋脑后,穿过他的短发,重重的含住他的唇,加深了这个吻。

 

叶秋被吻的全身发软,酥麻感像一波波海浪,不停地冲刷过脊椎。鼻腔中满是叶修的味道,夹杂着烟草的气息,冲击着他的大脑,舒服到他无法呼吸。

 

“此心安处是吾乡。”……(1)

 

这是叶秋脑海里浮现的第一句话。

 

闭上眼,慢慢回应着叶修,沉淀了十多年的感情此刻如同洪水一般冲垮他内心深处构建的堤坝,填补着时间留下来的空白与空虚。他如光一般,我的眼中之光、世界之光,我的生命之光……2

 

 

 

 

 

————————————————

“……”

 

 

“你……在流泪?”水对鱼说。

 

“抱歉。”它又轻轻地用双手托住下沉的鱼。

 

“没有。”

 

鱼的声音嘶哑。

 

“我不会流泪。”

 

“正如所有人类认为的那样,鱼不可能流泪。”

 

鱼儿继续朝着看似永远也游不到的地方游着,迎接它的是无声的海洋,等待它的,是漫长的归途。

 

没有同伴。

也没有鱼群。

 

——————————————

 

“朋友,我不得不说,将时间花在一条鱼的身上,实在不是一件聪明的事。”

 

“可是它需要我。”

“一条鱼?”

 

“你是说,一条鱼会需要你?”

 

“朋友,看来你病得不轻,你是一只鸟,应该翱翔在广袤无垠的天空,翱翔在我的怀抱里。而它!它只是一条鱼!一条永远生活在大海里,离开了水就无法呼吸的蠢鱼!它怎么可能会需要你?”

 

“你瞧,它在流泪。”鸟儿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海面。

 

“……”天空沉默了,它不知道它该对这一只鸟说些什么,或许那大海里真的,真的有一条鱼,但是鱼怎么可能会流泪呢?

 

“我想去他身边。”鸟儿对天空说。

 

“放弃吧,我的朋友。”天空叹了口气:“这是我给你最后的忠告。”

 

“你会死的,你要知道水里可不像我的怀抱这般宽广,那里没有氧气,任何鸟类的翅膀在其中都无法伸展飞翔。”

 

“可是它需要我。”

 

“它一个人,很孤独…”

 

“我不想看到它流泪…”

 

————————————————————

 

肺内的空气急剧减少,叶秋快速地拍着叶修的背,发出“唔、唔”的声音。

 

一条银丝在两人的舌尖上牵出,在结束这个吻的时候,叶修还有些不满地舔了一下叶秋的上颚。他看着身下两颊染上淡红色,不断喘着气的叶秋,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多大的人了,接吻还不会换气,丢不丢人啊笨蛋弟弟。”

 

“混账哥哥!别以为吻技好就可以为所欲为!”

 

 

叶修没做声,他将整个人压在叶秋身上,头埋在叶秋的胸前,深吸一口气,听着叶秋急促而又有力的心跳。

 

“混,混帐哥哥,很,很重啊喂。”

 

叶修抬了抬头,冲他弟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啊,我死了。”他说。

 

随后又将脑袋埋在叶秋的胸口处。——那里装着你喜欢的人的心。

 

叶秋不得办法,他只对叶修一个人没有办法,他也向来对叶修没有办法。

 

他轻轻的摸上胸口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将稍长的发丝轻轻捏在手指间打转。

 

“混账哥哥……”

 

 

 

 

半晌。

 

“我想你了。”叶修缓缓的说。

 

叶秋的双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紧紧地抱着叶修。

 

“我也想你。”

 

叶修抱的更紧了。

 

 

“混账哥哥!你回来的太晚了。”叶秋闭上眼睛,泪水在眼底打转。

 

“嗯,我知道。”

 

“这些年来,我特别特别想你。”他的声音逐渐染上哭腔。

“想你什么时候回来,哪怕只是回来几天,几个小时也好,我都会很满足的。”

 

“对不起。”

 

“不许你说对不起,要说也要向爸妈说去。”泪水克制不住地溢了出来,载着满满的思念与爱。

 

叶修亲亲的吻去叶秋滑落的泪珠,苦涩却又甜蜜的滋味在心头烂漫一片。

 

良久,叶秋亲上叶修的额头。

 

“混账哥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我的笨蛋弟弟。”

 

 

——————————————————

 

“……qiu——”

 

“…………qiu——”

 

“………………yeqiu——”

 

鱼儿听到有谁在呼唤它的名字,它努力去辨别那声音,可是传进耳朵的声音实在太微弱了。

 

它觉得那声音就像是黄昏午后小镇上的钟声,像皑皑雪山的冰泉流淌的声音,,像是微风拂过树叶的微飔之声,美丽而短暂,却足以令他神往。

 

“你听到了吗?有谁在呼唤着我的名字”鱼对水说。

 

“去找他吧,跟随着那个声音,努力地跃出水面!”

 

 

————————————————

 

客厅里,抱成一团的两人相互依偎着对方,眼角带着眼泪。窗外的天空益发绚烂,朵朵雨树的花儿在微风中绽放,远远的海岸线上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

 

距离鱼儿跃出水面,还有5秒钟。

 

距离鱼儿遇见飞鸟,还有8秒钟。

 

距离鱼儿爱上飞鸟,还有8秒钟。

 

距离叶秋与叶修相爱,还有,0秒钟。

 

 

 

 

 

 

 

 

 

 

 

 

 

 

 

 

(1)“此心安处是吾乡”——出自苏轼《定风波》

(2)“他是光……”——出自《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写在最后的话:

叶秋和叶修生日快乐!!!!

新的一年里也要和彼此好好的。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