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ela

谢谢你看我的文字。

【双叶】离别宴

cp:双叶(作者还没想好年上年下)
帮我媳妇发文,也是她一时兴起写的。
ooc。
@苏拾肆 



叶秋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眼睛几乎都被刺痛了。


妈妈下葬的那天,叶秋在妈妈的遗照前发呆,外面下着很大的雨。
父亲带着一个孩子来到了叶秋眼前。


父亲说,这个名叫叶修的孩子……是他的哥哥。



那时候,叶修看着他,眼睛瞧起来清澈又明亮,眼底却是满满当当的晦涩情绪。
他说:“你好,我是叶修。”

妈妈说,如果一个自我介绍的时候,说得是我是xxx,而不是我叫xxx,那这个人一定是高傲的。
叶秋觉得这是真的。

不容叶秋说什么,父亲便把叶修带进了书房,爷爷最近似乎常在里面看书。



叶秋的爷爷以前是大将军,军功赫赫,后来家里转行去经商,这军功还帮了不少的忙。
爷爷有时候很严肃,但对着叶秋总是个慈爱的普通老人家。

父亲带着叶修进去后,里面传出了很大的吵闹声。
过了一会儿,父亲黑着脸出来,带着叶修去了他安排好的房间。

就这样,叶修住进了这个家里。

叶秋和叶修虽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长得却太过相似,惹得旁人看不出,不过好在,他们表现出来的气质迥乎不同。
叶秋温雅,叶修阳光。
虽说气质这东西,很多时候,只有表象。



那个晚上,叶秋刚刚准备关门睡觉,一只脚就卡在门缝里,接着叶修带着一脸流氓相走了进来。
叶秋心跳如雷,面上却不动声色。
叶修住进家里的这个月来,叶秋一直和他保持着距离。
他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态度去接近他,索性不想了。

叶修很是无赖地坐在叶秋的床上,没脸没皮地说:“我其实蛮喜欢你的。”
“这个家里,那傻子我不喜欢,老头子不喜欢我。所以,我最喜欢的,就是你。”
叶秋不语。

叶修痞笑着站起来,扑向叶秋,顺势把他压在床上。
叶秋故作镇定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裂痕。
“你要做什么?”

那人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喂,我亲爱的弟弟,我们来做个游戏吧!”
“反正我们长得这么像,来交换一天的身份试试看吧,如何?”

叶秋看着这个人,他瞳色极深,像墨染的一般,深不见底。
美如妖类。
鬼使神差般,他记起了初见时这人眼底的晦涩情绪。
他惊讶自己竟然还清楚地记得。

果真是个蛊惑人心的妖怪,叶秋想。

“好。”

叶秋看着叶修像狐狸一样的笑容,心里突然出现了一点点的安宁。



假装自己是叶修的时候,叶秋总觉得寸步难行,他没办法扮出叶修的随性和洒脱,真的真的完全没有办法。

直到饭桌上,父亲关切地问他,“叶修,你是不是不舒服,那就请假不用去上学了。”叶秋很惊讶,父亲从没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过话,爷爷也从未如此冷漠地看过他。
哦,叶秋想起来了,他现在是叶修啊。

“嗯……抱歉啊,我今天确实有点不舒服,拜托爸爸给我请假了。”
叶秋不知道这是不是叶修会干的事情,只想着快点离开这,他的手心潮湿了。
他只是,有点紧张。

“这样啊,没关系没关系,你快去休息吧。”这是叶秋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温言细语的对自己说话。

但他不顾多想,便假装不舒服地走进了叶修的房间里。
叶秋不知道,在叶修的眼睛里,自己的背影像不像个逃兵。



这样的游戏,叶修和叶秋后来玩了不知道多少次,叶秋的演技也终于慢慢好起来了。

或许可以说,王子和骑士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但是童话的结局总是少了后面的事情,所以必须加上一个
——直到那一天。


那天,叶秋的某一根手指动不了。
爷爷着急得要命,带着叶秋去检查,检查的结果一点也不让叶秋意外,渐冻症。
叶秋的妈妈,外公都是因为这个病而死去的。
而这个病,有遗传性。

叶秋一点都不难过,他只是有一点点,真的真的只有一点点,舍不得……那个讨厌的笨蛋。
他还没有告诉他,他喜欢他。

怎么办啊,他明明不难过,却感觉要哭出来了。



叶秋告诉叶修这事时,这人突然变得别扭僵硬。
他轻轻拍了拍叶修的肩,手指触到的瞬间,叶修敏感地全身震动了一下。
他抬眼看了一下叶秋,叶秋发现他的眼底,又变得迷雾缭绕。

当叶秋准备离开时,叶修抓住了他的手。
“为什么。”

叶秋的心跳加速,随即变得安静又空茫。

叶修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他站起来,从背后抱着叶秋,口里只重复着一句话,“为什么。”
他看不见那人的模样,声音却如刀刃,一笔一划地刻在他心上,深得几乎将心劈成几块。

叶秋有时候很痛恨自己的笨拙。
为什么要离开我?
叶秋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用略微缓慢的语速说,“对不起。”声音暗哑。



叶秋死去的那天,叶修站在他的遗像前发呆。
他突然能明白叶秋先前站在他母亲的遗照前的心情了。
他现在只是……有一点点后悔和抱歉。


对不起啊,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也爱你。


评论(5)

热度(58)

  1. 苏拾肆Mikaela 转载了此文字
    嘿嘿嘿嘿嘿,我隔了这么久终于登lof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摸摸大家